车市危机来了!奔驰卖一辆车亏4885元 宝马更甚


疫情肆虐之下,全球汽车业遭受重创,连奔驰、宝马都在赔钱卖车了。

近日,德国《商业日报》(Handelsblatt)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在疫情期间,奔驰每销售一辆车就会亏损600欧元(约合人民币4885元);宝马更甚,每销售一辆车便亏损1100欧元(约合人民币8956元)。就连汽车巨头大众也难逃厄运,其销售额同比下滑28%,几乎每卖一辆车就要亏损415欧元(约合人民币3379元);

疫情“黑天鹅”令汽车生意变成“赔钱买卖”,多数车企入不敷出,有些边缘品牌甚至难以为继。大众集团CEO赫伯特·迪斯(Herbert Diess)曾表示 :“(停工期间)大众目前在中国市场以外没有收入,但仍需承担每周约20亿欧元的固定成本。”“利润奶牛”北京奔驰也曾对外诉苦:工厂停产一天亏损量会达到4亿人民币。

“亏”字当头

“无奈”两个字,被书写在各大车企的财务报表中。

戴姆勒集团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74.07亿欧元,同比下降18%;税前利润为亏损10.65亿欧元,去年同期则为盈利12.4亿欧元;净利润为亏损17.38亿欧元,同比由盈转亏,剧烈下滑291.6%。

大众汽车集团实现销售收入961.31亿欧元,同比下降23.2%;税前利润为亏损13.52亿欧元,去年同期为盈利95.57亿欧元;税后利润为亏损10.19亿欧元,去年同期盈利71.68亿元,同比由盈转亏。

宝马集团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32.25亿欧元,同比下降10.3%;税前利润为4.98亿欧元,同比大幅下滑82.3%;净利润为3.62亿欧元,同比下降82.5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.24亿欧元,同比下降约84%。

德系车企日子不好过,日本车企同样处在水深火热中。2020年财年第一季度(4-6月)日产汽车亏损了1539亿日元、三菱亏损1761亿日元、本田亏损808亿日元、马自达亏损453亿日元、斯巴鲁亏损157亿日元。

亏损和利润下滑成了车企财务报表的主旋律。在这背后,是汽车产业生产和需求的双双下降。

根据研究机构AutoAnalysis统计,在疫情期间,大众、戴姆勒、宝马、通用、福特、菲亚特克莱斯勒(FCA)等车企关停的工厂至少达到120家。戴姆勒CEO康林松(Ola K llenius)介绍,疫情期间,戴姆勒全球大多数工厂关闭,行政运作也被叫停,只保留了研发工作。而研发人员和董事会成员也分为两组,轮流工作。

根据AutoAnalysis此前测算,欧洲和北美的汽车工厂关闭到4月底,汽车行业会损失逾1000亿美元的收入。

工厂的机械臂停转,疫情期间的汽车工厂失去了往日的轰鸣。车企高管们“造更多车,卖更多钱”的美梦逐一破裂,工厂使用费、新技术的研发费等固定费用成为压在他们身上的大山。

未来汽车日报统计相关数据后发现,宝马每年的研发费用都超过了50亿欧元;大众每年的平均研发费用超过150亿欧元;戴姆勒规划2020年的研发费用、资本性开支以及非经营性开支总额达到160亿欧元;保时捷上半年销售回报率大幅度下滑,但其依然没有改变在新技术领域投资150亿欧元的计划。

纵使在最困难的时期,这些车企也不敢缩减研发经费,因为核心技术将是他们迈向下一个竞争时代的入场券。

与生产端共同受阻的,还有需求端。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预计2020年全球汽车销量受疫情影响将下滑29%,短期内难以恢复。其中,中国汽车市场销量将减少15%,美国和欧洲的销量将减少18%和36%。

根据中汽协数据显示:1-7月全球汽车市场销量下滑25%,大多数分析师预测,今年全球汽车市场销量约为7000万辆,降幅不会低于20%。

“汽车行业属于规模经济,只有销量上升才能有效降低成本,也就是说,车市恢复正常的生产和需求之后,成本才能降下来。”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未来汽车日报(ID:auto-time)表示。

同时也有业内人士指出,市场份额在下降,车企也会牺牲单车利润来降价销售,以保证自己能在特殊时期先活下来。

节衣缩食能转危为机吗?

卖车的盈利希望日渐衰微,车企们不得不踏上节衣缩食之路。

裁员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之一,被多家车企采纳。疫情爆发之际,海外各大车企裁员的新闻开始频繁出现在报道上,即使一向被认为不差钱的豪华品牌们,也都集体勒紧了裤腰带。

今年4月至5月底,雷诺、沃尔沃、宝马、FCA、本田和日产等车企以及采埃孚等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陆续宣布裁员。6月之后,欧洲的宝马、戴姆勒、雷诺以及沃尔沃等车企又发布了新一轮裁员的裁员计划。

沃尔沃汽车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汉肯·塞缪尔森(H kan Samuelsson)表示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目前的汽车市场非常糟糕,并且疫情的余波会继续压低消费者的购车需求,公司不得不对组织架构进行相应的调整。

据未来汽车日报不完全统计,2020年海外车企裁员人数将超过10万人,裁员地区主要聚焦于北美、欧洲市场。与此同时,车企还减薪来帮助公司共同渡过难关。

从4月13日起,特斯拉宣布对管理层临时降薪:副总裁以上级别工资削减30%,总监以上级别工资削减20%,剩余员工工资削减10%,直至二季度末;5月1日起,福特汽车300名高管降薪,降薪幅度为20%-50%不等,最少持续5个月;通用汽车宣布推迟支付全员20%的薪水,并在2021年3月15日前补发工资;FCA亦宣布延期支付员工工资的20%,董事会全部成员放弃2020年剩余的薪酬;戴姆勒采用自上而下的降薪策略,CEO康林松以及其他管理委员会成员在年底前固定薪水降低20%,监事会成员降薪20%,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则降薪10%。

“裁员降薪是车企在特殊时期不得已的选择,但这也说明车企降低成本的空间也很小了。”崔东树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,“而零部件厂商也面对着财务危机,所以车企也难以从采购方面压低成本。”

不过意在“拧干毛巾最后一滴水”的丰田还是对零部件供应商动了心思。

日经中文网报道称,今年7月丰田已发送文件向发动机等零部件厂商提出降价要求。丰田认为,用于发动机和行驶部位零部件等部分特殊钢的价格比2019年度下半年(2019年10月-2020年3月)每吨下降了约7000日元(约合人民币464元),因此要求采用相应特殊钢的零部件降价。此前,丰田每年会两次(4月和10月)与零部件供应商沟通调整价格,但中途要求降价十分罕见。

同时,已有车企开始“借钱度日”。通用汽车从信贷额度中提取160亿美元,将现金储备增加一倍。福特汽车则提取了154亿美元,并暂停派发股息以增加财务灵活性。另据外媒报道,丰田汽车正在寻求1万亿日元(约90亿美元)的贷款,戴姆勒也在寻求100亿欧元的银行资金支持。

裁员降薪、“压榨”零部件供应商或许可以解决燃眉之急,但汽车业巨变时期,以特斯拉为首的新势力已经对燃油车市场发起了迅猛攻势,传统车企的痛苦还在后头。

(原标题:奔驰卖一辆车亏4885元,宝马更甚:车市危机远比想象的更严重?)

(责任编辑:陈合群_NB12679)

d3w5.cn

d1e8.cn

byih.cn

a8a7.cn

c9o8.cn

cyvs.cn

byvi.cn

cioq.cn

cxvo.cn

d1o2.cn

a6t5.cn

ciyk.cn

ciwh.cn

boiq.cn

bsyu.cn

covt.cn

dcul.cn

c7e5.cn

bvkg.cn

d5x8.cn

coxb.cn

a7j2.cn

a6c9.cn

a1q2.cn

c1s7.cn

d1p2.cn

cmum.cn

bneo.cn

c9l6.cn

cuoj.cn

b3o7.cn

cuvb.cn

c9k7.cn

cvdr.cn

cioz.cn

cmqe.cn

cvko.cn

cyxu.cn

dapv.cn

bvmb.cn

a7s1.cn

d3i6.cn

d5a8.cn

dbuq.cn

b1l2.cn

cgij.cn

b8n8.cn

c3x8.cn

bvhd.cn

a6h2.cn

bpiw.cn

c9u7.cn

b3t9.cn

cgvd.cn

a7d7.cn

bvdl.cn

a7z9.cn

bvqk.cn

bqvx.cn

bqim.cn

bwis.cn

c8r8.cn

cvlo.cn

colz.cn

c9u8.cn

bvba.cn

byug.cn

dcqe.cn

a7r3.cn

cmur.cn

cbve.cn

a7a3.cn

d1s2.cn

cviw.cn

cyiu.cn

b7i6.cn

bzut.cn

dcqi.cn

ciqr.cn

bvjm.cn